Posted on

丝瓜视下载app旧版本

..co,最快更新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最新章节!

几天后,他们的船重回金陵。

这一次再来,心情和之前自然是大不一样的。

但是,也并没有大获胜的人应该有的愉快,毕竟,从上了岸之后,就能看到沿途的凋敝萧条之态,进入金陵城之后,更是满目疮痍。

随处可见被损坏的房屋,断壁颓垣,墙角屋檐下还没来得及冲刷干净的血迹,和抱着亲人尸体痛苦的百姓。

这,是一场惨胜。

惨胜如败。

一场大战对于一座城池的摧残,是毁灭性的。

而更多的伤,其实是在人的心里。

哪怕这一切都并没有发生在南烟的身上,甚至,进城之后,祝烽也是让马车一路直接行回金陵皇宫,可只是听见外面传来哀戚的哭声,闻着空气里浓浓的血腥味,不时透过晃动的帘子看到外面的惨状,她的心还是像刀割一样的疼。

祝烽一直都沉默着半眯着眼睛,过了一会儿睁开眼睛,看到她的眼圈都红了。

叹了口气,伸手将她揽到怀里。

琳妹子甜美又粉艳

“皇上……”

南烟哽咽着说道:“妾没有保护好金陵,没有保护好金陵的百姓。”

祝烽沉沉道:“这话何时轮到来说了?”

“……”

“是朕的过错。”

“皇上……”

“可是,这也就是代价。”

南烟抬头看向他,祝烽道:“朕早就知道,想要铲除这颗毒瘤,必须得付出代价,不是星罗湖上的战火连天,那就只能是金陵城内的尸横遍野。”

说完,他沉默了许久。

再开口的时候,声音也有了一丝明显的沙哑:“朕没得选。”

南烟轻轻的握住了他的手。

祝烽的心性是从战场上练出来的,习惯了杀戮,也说不上爱民如子,但这些年来他的确是温柔了不少,一个温柔的人,最重要的就是能有同情心,而同情,并不只是怜悯,可怜这种简单的情绪,而是要能对别人的惨痛之情感同身受,体会百姓的苦难,能将这种苦难也加在自己的心上,逼迫自己去感受。

只有这样,才能真正的理解百姓的疾苦,在制定国策的时候,考虑这些如同蝼蚁一般匍匐在自己脚下生存的人们。

南烟突然想起一件事来,轻声说道:“之前,简若丞在离开之前跟妾提了一次,他说朝廷最好能减免南方各省一半的税赋,至少减免两年。”

祝烽道:“这件事,他也跟朕说过了。”

“那皇上——”

“陈玄已经回了金陵,处理这里的政务,晚些时候,朕会给他旨意的。”

南烟轻声道:“这样一来,江南的百姓至少能有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,妾代他们,谢皇上隆恩。”

祝烽轻轻的摇了摇头。

马车行过了无数数条他们曾经无比熟悉,但此刻已经残败得陌生的大道,终于回到了金陵皇宫,车身摇晃了一下,在南宫门停了下来。

这一次,祝烽先跳下了马车。

然后回过身去,伸手牵着南烟下来了。

周围的人看到这个情形,都纷纷低下头去,小顺子跟若水对视了一眼,忍不住挤着眼睛轻笑了起来。

南烟何等敏锐,感觉到周围的气氛,也回过神来。

脸不由得有些发烫,耳尖都红了。

就在这时,一个冰冷得几乎生硬的声音响起,像一桶冷水一样突然迎头浇了下来——

“微臣拜见皇上,拜见贵妃娘娘。”

抬头一看,是黎不伤手扶着腰间的挎刀,带着人走上前来,对着他们叩拜在地。

看到他,祝烽的脸色倒是平静如常,也跟平常的时候一样严肃凝重。

“这边的情况,怎么样了?”

黎不伤跪在地上,回道:“金陵皇宫已经清理完毕,交泰殿和翊坤宫都已经重新打扫干净;城内的事务陈大人和其他几位大人还在打理,目前,还有临近各州县的官员都要前来觐见皇上。”

祝烽点了点头,说道:“让他们去御书房那边见驾。”

“是。”

黎不伤起身,下意识的往这边看了一眼。

但,又不敢细看,只匆匆一瞥,便转身离开了。

南烟这才走到祝烽的身边,祝烽转头看着她说道:“就先回翊坤宫去带着,朕这边处理完了正事,就过来陪。”

南烟伸手理了一下他的衣襟,柔声道:“皇上注意身体,别太累了。”

“朕知道。”

祝烽拍了拍她的肩膀,便带着人转身走了,南烟一直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红墙的尽头,这才带着若水他们沿着已经熟悉的甬道往翊坤宫走。

刚走到大门口,就看见了听福正站在那里。

要说离开金陵皇宫,南烟最担心的就是他,一看到他还完好无损,而且已经能站在翊坤宫门口接驾,立刻高兴地走过去:“听福!”

“啊……”

听福说不出话来,只激动得眼圈发红,看着南烟和若水都安然无恙,高兴的对着南烟叩拜下来。

南烟急忙扶起了他。

柔声说道:“没事吧?”

“啊啊。”

他用力的摇摇头,用手比划了两下,南烟大概明白他是说南烟走后,他听了她的话,一直守在翊坤宫里,外面虽然兵荒马乱的,但他始终没有打开过翊坤宫的大门,所以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。

南烟笑道:“听话就对了。”

她往里走了两步,看到院子里打扫得干干净净,有些吃惊:“一个人打扫的?”

听福摇摇头,比划了两下,南烟才知道,是黎不伤带着锦衣卫的人来这里清理了一遍,确保万无一失,不会有任何危险。

南烟听了,只点点头。

正要走进正殿,她突然想起什么来:“对了,朵儿和江大河呢?”

这两个人,是之前祝成瑾进入金陵皇宫之后,挑选了到她身边服侍的人。虽然知道是祝成瑾的人,但南烟知道,这两个人也并没有什么坏心眼,甚至在一些小事上,两个人还有意识的帮她遮遮掩掩。

若非如此,他们的计划也没有那么容易顺利的进行。

提起这两个人,听福的神情一下子黯然了下来。

南烟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这时,黎不伤的声音在翊坤宫门口响起:“这两个人,我杀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