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ed on

用什么下载软件比较好

自从玄真主持出现的那一刻,牧白已经对他的身份产生了怀疑。

而之前,牧白将风云秘境里所有厉害的强者全部梳理了一遍。

却忘记了一个人。

那就是曾经给雄霸算卦的泥菩萨。

此人在风云秘境里,精修风水算命学,和眼前这个玄真主持的身份非常之吻合。

如此推算的话,那眼前这个玄真大师也是假的,乃泥菩萨假冒的。

“主人,一旦成为守关人的话,是有能力操控试炼考核的,天下会的人马,这般精心布局,主要的目的,就是想让华夏武道界的强者出局。”

系统道。

“你是说泥菩萨是守关人,他是有能力在这一轮的考核试炼过程之中,随意选择任何人晋级和出局?”

牧白皱眉道。

“确切的说,泥菩萨是可以帮天下会的人马作弊的,而想让华夏武道界人马出局的人,未必是泥菩萨,而是这尊雕像。”

系统道:“因为系统已经感觉到这尊雕像内的天道法则之力越来越浓郁了。”

江南烟雨和服女子

“越来越浓郁?你是说风云秘境的天道之子隐藏在雕像内?”

牧白瞳孔一缩,讶然的道。

“天道之子何等的身份,而眼下的试炼是鸿蒙镇天宫举办的,他自然不可能亲自涉险,应该是身外化身之术,将自己的一道分身隐藏在雕像内。”

系统道:“而这一关的试炼便是这尊雕像,如今雕像内隐藏着天道之子一道分身,所以能让在场所有人晋级和出局的乃天道之子。”

“分身?你是说天道之子修炼了分身之术?”

这场试炼辅佐牧团团得到仙器,牧白便能完成任务,得到一气化三清之术。

而让牧白惊讶的是,天道之子竟然提前修炼了这种神术?

“天道之子身怀天道系统,用你们地星的通俗语言来说,那就是开挂的存在,能修炼出分身之术有什么奇怪的?”

系统道:“不过主人放心,因为天道系统档次远远低于鸿蒙系统,所以那天道之子修炼的身外化身,可远远没有一气化三清来的精妙,按照系统的推算,显现出来的分身,不过是一道虚影罢了,也不可能存在太久。”

听到这话,牧白内心才稍微舒服了一些。

他的一气化三清,可是能同时变化出三个一模一样的自己,而且战力修为都一样。

的确不是寻常的身外化身之术能比拟的。

“在我设置的考核试炼之中,赶华夏的天才出局,这风云秘境的天道之子如意算盘可是打的真响亮。”

回过神来,牧白意味深长的笑了。

“诸位的来意本座已经知晓了,无非是为了隐藏在相国寺里的那把通往仙剑台的钥匙对吧?”

与此同时,泥菩萨目光扫视着在场的天下会和华夏武道界的数百人。

“原来大师就是守关人?”

“拜见守关人。”

寒如烟,李天恨,浮云世,叶乾坤几人因为不知道真相,此时纷纷面带恭敬的抱拳行礼。

“大家且看那尊法相,这尊法相便是鸿蒙道祖他老人家。”

随着泥菩萨的话落,现场登时哗然开来。

“什么?这法相就是鸿蒙道祖他老人家,不是吧?”

“我的天啊…我们遇到的这一关,竟然存在着鸿蒙道祖的法相,这可是莫大的荣幸呀!”

“大家还愣着做什么?快些下跪拜道祖呀!”百悦

寒如烟,李天恨,浮云世,叶乾坤等上百个华夏武道界的巨头纷纷动容起来。

不少小辈则是直接跪在了地上,对着雕像顶礼膜拜起来。

之所以没有任何的怀疑。

那是因为记载之中,鸿蒙老祖仅仅在僵尸秘境显圣一次,而且容貌拍摄的并不清晰。

在场所有人都没有亲眼目睹过。

除此之外,因为泥菩萨是守关人,那守关人说的话,肯定不会是假的。

反观以无名和雄霸为首的上百个天下会的强者,此时均是面带嘲讽的扫视着满脸震撼的华夏武道人马,那眼神,就仿佛在看一场耍猴戏。

郭襄、碧宵,聂小倩则是面面向觎。

牧白纷纷看向了牧白。

而此时的牧白,嘴角也是抽搐起来,颇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意味。

之前的桃代李僵,成为守关人,妄想借机让华夏武道界强者出局,牧白还能勉强接受。

眼下竟然直接冒充鸿蒙镇天宫的道祖?

也就是牧白最牛逼的一个马甲。

这风云秘境的天道之子,未免太不要脸了吧?

“牧白,你是镇天宫的二代首徒,这法相真的是你仙门的祖师爷吗?若是真的话,那你为何不下跪?”

就在此刻,碧宵疑惑的瞥了眼牧白。

聂小倩和郭襄也随之侧目。

若真的是仙门的道祖,她们这些小辈肯定也的下跪参拜的。

“这法相不是的镇天宫祖师爷,你们都被骗了。”

牧白直截了当的说道。

“什么?法相不是道祖,那是谁?”

寒如烟,李天恨,浮云世,叶乾坤等上百个华夏武道界的强者面面向觎,满头的雾水。

若其他人这样质疑的话,他们自然会嗤之以鼻。

但牧白是镇天宫的二代首徒,他的话,可信度就非常之高了。

“牧白,你不过是镇天宫区区一个弟子罢了,恐怕根本没有资格见到道祖的真容,如何敢肯定,眼下的法相不是道祖他老人家?”

“牧白…玄真大师可是这秘境里的守关人,既然能成为守关人,那肯定是得到过仙器器灵认可的,他说的话怎么可能会是假的?怎么可能会欺瞒大家?”

与此同时,雄霸和无名等人已经纷纷出言怒斥了。

听到这话,寒如烟,李天恨,浮云世,叶乾坤等人内心又浮现出了巨大的疑惑。

对呀…

每一关的守关人,都是得到仙器器灵认可的。

质疑守关人的话,那岂不是在质疑仙器的器灵?

“既然你们认为我在胡说八道的话,那就当我没有说过呗。”

牧白耸耸肩,似笑非笑的道。

他之所以不急着揭露真相,无非是想看看风云秘境的天道之子接下来会玩什么把戏。

“哼,牧白,本座最后一次警告你,这次试炼,众生平等,哪怕你是镇天宫的弟子,也是一样的待遇,若在敢在考核过程之中捣乱的话,休怪本座不客气。”

假扮玄真主持的泥菩萨阴测测的威胁道。